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国际  >  观察
搜 索
特朗普搬使馆 会搬出多少后遗症?
2018-05-15 08:56:37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5月14日,在加沙地带与以色列接壤的边境地区,抗议美驻以使馆搬迁的人群与以色列士兵冲突时躲避催泪瓦斯。新华社发

  1948年5月14日,当以色列宣布独立时,美国总统杜鲁门只花了11分钟便匆忙予以承认。2018年5月14日,美国足足花了70年时间,才将大使馆安置在其所谓的“永恒首都”耶路撒冷。有评论称,随着美国新大使馆开张,以色列将迎来一个骄傲和危险并存的时代。也有评论称,在中东乱象丛生的背景板里,这场美国号称“不蚀本”的迁馆,没有赢家,只有后遗症。

  以色列:喜中有忧

  美国《大西洋月刊》称,以色列各色政治光谱中的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早该出现的积极举动。此前联合国的决议、教科文组织支持巴勒斯坦的投票,都否认了“犹太人与耶路撒冷的联系”,让以色列人有种深深的怨恨。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根据1947年联合国的巴以分治文件,宗教圣城耶路撒冷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其最终地位需通过谈判确定。在过去几十年的多次和平倡议中,耶路撒冷地位待定的状况一直没有改变。直到美国总统特朗普打破这条“惯例”。

  “以色列人希望更多国家效仿美国的做法,制造一个既成事实,呼应其在1980年的宪法认定: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恒和不可分割的首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指出,“不过,特朗普的举动应者寥寥,就连美国的铁杆盟友日本都没有跟进,这也使得这次迁馆产生的影响力较为有限。”

  美国《纽约时报》称,以色列人恐怕很难感到高兴,因为他们似乎正在重复70年前曾经做过的一些事:倾听民防警报、筹备防空洞、部署增援部队,以应对来自北部、南部和东部的威胁。“以色列如此强大,但与此同时他们很难感到完全安心,”以色列历史学家汤姆·塞格夫说,“因为他们仍然和国内近200万、邻国数百万阿拉伯人对立隔绝,未来仍然极为黯淡:经历整整一代人,与巴勒斯坦人达成长久解决方案的前景仍然扑朔迷离。”

  “和全世界犹太人一样,以色列人也持两种观点,”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上海犹太人研究中心主任潘光指出,“首先,他们支持美国的决定,希望迁馆的气氛能够热烈;但同时,无论当政者还是民众都有种焦虑情绪。有一部分人认为,控制耶路撒冷这一既成事实已经维持多年,美国国会也早已批准将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只是历届总统行使豁免权而已,美国完全没有必要改变现状,从而平添矛盾激化的风险。”

  巴勒斯坦:愤怒而无奈

  《纽约时报》称,在新使馆火热开张之际,以色列边防军警正准备面对巴勒斯坦人长期压抑的沮丧、愤怒和失去的耐心。“巴勒斯坦方面自然很愤怒,”李伟建指出,“自3月30日以来,巴勒斯坦在加沙地区发起的抗议活动已持续六周,然而,国际舆论反响很小,关注度很低,巴勒斯坦人很着急也很无奈。”

  “阿拉伯世界正在发生新变化,”潘光说,本来以色列只有埃及和约旦两个建交国,如今,很多逊尼派阿拉伯国家都与其眉来眼去;沙特与以色列的军事联系,甚至已经成为阿拉伯世界公开的秘密。现在,真正反对以色列的只有一些什叶派阿拉伯国家。李伟建认为,阿拉伯国家不能在耶路撒冷问题上抱团,反倒被以色列“塑造”的敌人伊朗搞得四分五裂,这也是巴勒斯坦不得不面对的无奈现实。

  《大西洋月刊》认为,接下来的几天会有两个重要节点,不排除巴勒斯坦人会掀起一场风暴。首先,迁馆的第二天(5月15日)就是阿拉伯人的“灾难日”,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计划于5月14日和15日在拉马拉附近举行示威游行。一些以色列官员担心,届时大约会有10万名抗议者,以色列没有有效的军事应对举措。如果有逾万名抗议者在某个地点试图闯入,局势会完全失控。其次,5月15日的日落将标志着穆斯林斋月的开始——这通常是一个宗教情绪异常高涨、容易陷入政治紧张的时期。2014年的斋月,哈马斯和以色列曾在加沙爆发战争。

  “很难预料形势会如何恶化,”潘光指出,加沙地带的局势尤其紧张。南部是日益达到高潮的抗议示威,北部是以色列与伊朗方面在叙利亚不断升级的对抗冲突,如果再把黎巴嫩卷入,形势将更加复杂。但是,对巴勒斯坦而言,以暴制暴并无任何好处。“它现在能做的,只是暂时切割与美国的关系,不承认美国是中东和平的调解方。但它仍然留有余地,并不打算成为美国的敌人。”

  美国:再捅马蜂窝

  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大使馆搬迁、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完全扭转了近几十年美国的中东政策。有评论称,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到拒绝向联合国援助巴勒斯坦难民救济机构注资,再到宣布退出伊核协议,特朗普已向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接连抛出各种政治奖励。在支持以色列及其右翼领导人上,特朗普比他的任何一位前任都走得更远。

  “美国并不想引火烧身,”李伟建认为,它眼下想集中精力对付伊朗,并不想再多生事端。特朗普在上周二、而不是上周六的截止日宣布伊核协议决定,就有打时间差,淡化矛盾的意味。潘光指出,就特朗普来说,他的迁馆决定更多基于国内政治和选票的考虑,但很多民主党人都认为此举毫无必要、有欠考虑,也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后遗症。

  首先,美国再次撕毁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的“不改变现状”决议,再次站在国际社会的对立面上。《纽约时报》称,即便在美国国内,特朗普的举动不仅没有得到自由派犹太人的支持,反倒成为他们与以色列宗教强硬派之间的楔子,世界两大犹太人中心之间的裂痕似乎正在扩大。其次,它将使得本就错综复杂的中东乱局更加纠缠难解。

  “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曾在上世纪90年代跟我说,中东应该学学远东,以暴制暴的恶性循环永远没有出路。”潘光说,从长远看,和平才是中东各国的最终出路;但眼下,该地区仍陷在战火纷飞、乱象丛生的迷雾中绕不出来。

责任编辑:王傲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