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国际  >  图片新闻
搜 索
安倍修宪遭批判 日本在野党孱弱难挡"野蛮"法案?
2018-01-30 16:57:00 来源:东北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东北网1月30日讯 据日媒报道,近日开始的日众院全体会议代表质询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自身提出的在《宪法》第九条中写明自卫队存在的修宪方案表示,“对自卫队员说‘虽然可能违宪但发生情况时请拼上性命’是不负责任的,不留下讨论余地正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强烈呼吁各党进行讨论。

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争议——在野党反对修宪

  日本立宪民主党、希望之党反对安倍的修宪方针。

  关于在第九条中写明自卫队的方案,安倍解释称:“自卫队的任务和权限不会发生变化。”他认为《宪法》展示国家的理想形态,主张“处在时代的重要节点,应深入讨论推进怎样的国家建设的时候已经到来”。

  日本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指出,《宪法》是主权拥有者限制政治权力的规则。

  日本希望之党党首玉木雄一郎也认为写明自卫队的方案有问题,称“与规定不保持战力和交战权的第二款之间的矛盾将被固定化和明文化”。

  据悉,枝野和玉木均提及日本防卫省引进远程巡航导弹的方针,质疑其与基于《宪法》第九条的“专守防卫”政策的整合性。安倍辩称这是在专守防卫范围内提高防卫装备,解释称“通过使自卫队飞机能在对方威胁范围外进行应对,从而确保队员的安全”。

  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24日在东京演讲,围绕该党的修宪方案表示,将就在维持规定不保持战力的第九条第二款的情况下写明自卫队的内容,力争到3月的党大会前汇总意见。

  他表示:“删除第二款实际上不可能。(联合执政的)公明党绝不会同意,国民投票(予以认可)也很困难。”

  在自民党宪法修改推进总部去年底汇总的修宪方案论点整理中,就第九条同时记入了维持第二款和删除第二款的两种方案。

  高村强调修改第九条的目的是作出自卫队合宪的结论。他表示:“不是打算解决(通过安全保障相关法)部分解禁集体自卫权合宪还是违宪的争论。”

  一览——执政党VS在野党

  【自民党+公明党:执政联盟】

  目前日本执政联盟由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自1955年成立以来,自民党长期作为日本议会的第一大党,过去10年来仅在2009年的议会选举中失利过。

  执政联盟的另一员则是成立于1964年的保守党派公明党。该党派自1999年就与自民党联合执政,两党关系密切,本次选举预计将继续合作组建执政联盟。

  对于日本政坛来说,执政联盟领袖安倍晋三则算是“久经沙场”的政客。继1993年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之后,安倍于2006年9月至2007年9月短暂担任过日本首相,并于2012年随自民党“卷土重来”,开始第二次担任首相一职。

  安倍欲趁反对势力聚拢之前继续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包括修改宪法第九条、增强自主防卫力量、巩固日美同盟等。

  【希望之党:新起之秀后劲不足】

  在野党势力主要分为希望之党为首的“保守派”与立宪民主党为主的“自由派”。

  曾被给予厚望的希望之党,由自民党内的强硬派人物小池百合子于2017年9月创建。该党最有望挑战执政党,其主要原因就在于该党党首小池百合子。

  1952年出生的小池曾先后担任过参众两院议员、环境大臣、防卫大臣,并于2016年7月开始担任东京都知事至今有分析认为,小池当初拒绝了民进党的合并提议,使得反对党的力量涣散。另外,该党虽声称“中立”,但其在诸如靖国神社、修宪、扩军等主张均与安倍如出一辙,政策缺乏规划,被媒体称为“第二自民党”。

  【立宪民主党:反修宪中坚力量】

  刚刚成立的立宪民主党可谓是“黑马”。其仅在成立三天之后,就在社交网站上拥有了超过自民党的13万余名粉丝,火爆程度可见一斑。该党的迅速崛起也反映出日本国内对于安倍势力的讨伐声音,因为立宪民主党的主要主张就是反对安倍修宪。

  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曾先后担任过民进党干事长、众议院议员、内阁官房长官、代理日本外相等职务。他在2017年9月接任民进党代理党首之后,于10月从该党分离,并与反修宪派议员组建了立宪民主党。

  目前普遍认为,立宪民主党联合左派的日本共产党、社会民主党之后,有望吸引大量无党派和自由派人士选票,成为议会中抗衡安倍的中坚力量。

  【日本民进党:昔日大党分崩离析】

  新生政党成为了反执政联盟的主力军,这主要是因为昔日众议院第一大在野党,民进党的党员纷纷转战新党,使得其实力已大不如前。

  日本民进党成立于1996年,作为代表工薪阶层利益的温和保守型政党,其曾在2009年至2012年担任众院第一大党,在安倍解散众院之前也是议会的最大在野党。党内反修宪派议员以枝野幸男为首组建了立宪民主党,其他党员则要么谋求与小池的希望之党联合,要么以无党派身份参选,比如前首相菅直人和野田佳彦。至此,民进党内部已严重分化,对抗安倍的势力进一步分裂。

  【多个边缘政党:影响有限】

  除以上多个主要政党外,日本还包括大家党、生活党等几个边缘小党,但影响有限。

  大家党于2009年8月成立,其基本理念为摆脱官僚政治、推进地方主权和重视民生。

  生活党原“日本未来党”,2012年11月成立,该党重视民生,反对提高消费税,在2014年众院选举中仅获2个席位。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2017年2月也诞生了与欧洲极右翼政党类似的“日本第一党”。然而,该党在日本国内并不得人心,主流媒体也很少提及此党。

  近年来,安倍屡屡轻视民意,强推各种“野蛮法案”,在野党一次次被民众寄予厚望,又一次次让民众失望。目前与第一大党自民党(2015年底约有党员98万)联合执政的是公明党(2014年约有党员41万人)。 

  观点——“在野党共斗”,光说说还不够

  日本在野党的孱弱,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自民党是历史较长的传统保守政党,在中小城市和农村势力较强。从1955年开始,自民党连续执政38年,1993年因内部分裂首次下野,但1996年就夺回政权。2009年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惨败,再次成为在野党,2012年重夺政权。换句话说,过去62年,日本在野党执政的时间加起来不满6年,根基远不如执政长达56年的自民党。

  日本在野党的执政能力,确实有点让人不放心,在野党在内政上没有太大建树。2012年民主党丧失政权后,日本在野党更是陷入混乱不堪、萎靡不振的境地,以致被日本舆论称为“迷途中的在野党”。

  安倍第二次执政后,在野党针对安倍政权屡屡发动“阻击战”,在各种问题上与安倍政权对峙,如只要安倍在任,就不与其就修宪等问题进行任何讨论。但因在野党拿不出自己的有效主张,在一些日本民众看来,在野党姿态“固化”。

  民进党的前身民主党于2009年9月初次执政,鸠山由纪夫、菅直人、野田佳彦先后担任首相。鸠山由纪夫近日在接受《产经新闻》采访时说,相比之下民众对日本共产党更期待,共产党明确提出与安倍政权不同的政策,而民进党非常暧昧。谈到民进党没能得到更多民众的信赖,鸠山认为,2012年12月民主党在大选中惨败,当时的首相、现民进党干事长野田佳彦是最大的责任者。他表示,在消费税增税、核能发电、美军普天间机场搬迁问题上,野田的做法与自民党没有太大差异,“针对安倍政权,应选更有强有力主张的人担任党的轴心”。

  自由党党首小泽一郎是日本政界的元老。他曾在政治私塾演讲,批判安倍政权滥用权力,认为“权力因保护国民生活而存在,但政治家为自身利益滥用权力大错特错,从与现政权瓜葛很深的森友学园事件等问题看,实际上就是安倍首相个人的交友问题”。小泽倡导“在野党共斗”,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新党,那么既存的政党应在同一把伞下风雨同舟。小泽所言听起来有道理,但实施起来不是那么简单。小泽一郎本身的经历就可以写成一部日本政党的发展史,他进出过多个政党,曾是自民党和民主党的台柱。

  日本一些社会人士就“在野党共斗”提出建议:即使自民党支持率下降,仍能一枝独秀,不管今后政局如何变化,自民党总是两大政党之一,因此,民进党要获得支持,必须接受所有非自民党的力量。

  资料来源:中新网、参考消息、环球时报、南方都市报等

  稿件内容由东北网新闻频道制作整理,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转发或镜像,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孙宇
【图集】国际频道精彩大图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