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国际  >  观察
搜 索
北美观察丨“政治疫情”扼杀纾困法案,美国失业者雪上加霜
2020-09-13 21:12:49 来源:央视网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当地时间9月10日,共和党版经济刺激法案在美国国会参议院闯关失败,令11月3日大选前无法出台新一轮疫情纾困措施的可能性大增。对于两党对立导致纾困法案难产的局面,美国社会多有批评之声,甚至有人说,美国发生的是一场“政治疫情”。在国会和社会上的两场疫情夹击之下,大批失业者面临着雪上加霜的困境。

  △《华尔街日报》称,美国出台新一轮经济刺激支票和联邦失业援助的希望渺茫

  党派政治阻挠立法进程

  美国国会参议院9月10日就共和党提出的经济刺激法案进行程序性投票,尽管投票结果为52票对47票,但由于未能获得推进立法所需的60票,导致法案闯关失败。

  该法案被称为“瘦身版”经济刺激法案,规模仅为千亿美元级,远低于民主党人希望看到的2.2万亿美元。果不其然,民主党参议员在当日的投票中一致投下反对票,成功阻止法案通关,并对外宣称共和党人明知无法通过仍旧诉诸表决,不过是一场政治表演,目的是为今年的国会选举争取筹码。

  尽管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认为,在11月3日的总统和国会选举前,两党谈判仍有可能实现某种折衷,但分析认为,国会将把焦点放在其他迫切的立法工作上,比如确保联邦政府9月30日后得以继续运转的临时拨款法案。此后议员将在10月返回各州竞选,备战国会换届。由于时间已经不多,11月前无法出台纾困法案的可能性很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法案闯关失败,除了反映两党对立日趋严重,也暴露了共和党内部的分歧。根据投票记录,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对于本党领导人力推的这一法案投下了反对票,原因可能与他反对财政赤字有关。保罗一直是共和党内著名的财政强硬派,对于美国公共债务的增长持否定态度。他的“变节”,令参议院共和党人吹嘘的“所有53名共和党议员都会保持一致”的说法不攻自破。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之际,华盛顿的政治对立气氛日趋紧张,令包括议员在内的许多人都产生了挫折感。“我们进入了死胡同。”共和党参议员帕特·罗伯茨在投票后表示,“在新冠疫情暴发的同时,国会也发生了一场政治疫情。”

  △据路透社报道,参议员帕特·罗伯茨表示,“在新冠疫情暴发的同时,国会也发生了一场政治疫情。”

  额外失业补助真要没了

  被民主党人讥为“骨瘦如柴”的这一共和党版刺激法案,包含每周额外300美元的失业补助,为小型企业提供的第二轮贷款,以及为学校复课、新冠检测、疫苗研发提供的资金等,虽然规模较小,但也聊胜于无。此次闯关失败,外界认为纾困法案短期内出台的希望渺茫,对于美国失业人员来说,这是一个重大打击。

  根据国会今年3月通过的《关怀法案》,失业人员每周能够额外领取600美元的联邦失业补助,但随着这一福利计划在7月底到期,此后出现了一连串麻烦事。

  据彭博社报道,由于美国国会在7月底的谈判中,未能成功延长每周600美元的失业补助计划,特朗普政府于是在8月初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授权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向申请资金的各州发放资金,用于支付每周300美元的额外补助。由于这笔规模仅为440亿美元的资金只能撑到9月,再加上一些州因为后勤原因至今未能发放补助,不少经济学家由此推算,美国家庭支出将在10月受到冲击。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9月初,除了发放常规失业救济,已有超过40个州每周额外发放300美元的联邦失业补助,但就在明尼苏达州和艾奥瓦州开始发放这笔基于行政命令的特别失业补助时,440亿美元的资金来源已经即将枯竭。亚利桑那州甚至宣布,这笔补助最早将于下周停止发放。

  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复苏步伐,显然跟不上失业补助消失的速度。当地时间9月10日,美国劳工部发布数据显示,在截至9月5日的一周中,常规失业福利计划下的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88.4万,与此前一周持平,持续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升至1338.5万,凸显劳动力市场复苏疲软。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美国经济学家格雷戈里·达科表示,“眼下的复苏是脆弱的,除非采取额外刺激措施,否则经济复苏将更容易受到下行风险的影响……毫无疑问,失业补助消失后将对家庭收入形成压力,进而妨碍消费者支出。”

  △《华盛顿邮报》称,随着纾困法案难产,美国经济复苏变得更加脆弱

  地方政府、企业资金枯竭

  与此同时,新一轮纾困法案的难产,不仅堪称对现有失业者的“釜底抽薪”,也可能通过打击企业和地方政府制造更多失业者,加剧裁员潮。

  在3月通过的《关怀法案》中,包含针对小企业的薪资保护计划,以及针对航空公司的工资支持计划,这些计划的共同点是:通过联邦资金维持企业运转,从而确保它们不会裁员。可如今,前者已经到期,后者也将于9月底到期,如果没有新措施衔接,破产潮和裁员潮恐怕难以避免。

  由于融资和运营方面的劣势,小企业部门是破产潮中的“重灾区”。比如疫情高峰期间成千上万倒闭的酒吧、餐厅基本都是小企业。分析认为,联邦政府提供的薪资保护计划确实对一些小企业的运营起到了支撑作用,但随着计划到期,现金流枯竭的小企业将不得不开始裁员。

  另一方面,由于针对航空业的250亿美元支持计划将于9月底到期,多家航空公司已经提前预告了裁员计划。美国航空集团此前宣布,由于新冠疫情导致需求锐减,一旦联邦纾困计划到期,今年10月公司员工人数将减少4万人,其中包括1.9万个无薪休假岗位。达美航空也已宣布,可能会让1900多名飞行员停工。根据多家航空公司的预告,今年秋天可能会有超过7.5万个工作岗位遭到削减。

  此外,新一轮纾困法案难产,也意味着暂时没有针对州和地方政府的援助资金,可能导致不少地方陷入财政危机难以自拔。

  近期最轰动的财政危机来自纽约。纽约市政府宣称,该市财政缺口已达80亿美元,如果找不到解决方法,将被迫在10月解雇2.2万名政府雇员,而且可能大幅削减交通、教育、应急响应以及其他公共服务上的开支。

  据穆迪分析公司测算,到2022年夏季,美国各州及地方政府的预算缺口将达5000亿美元,而且这个预测的前提是,疫情不会进一步恶化。民主党人此前一直希望对面临财政压力的州和地方政府提供援助,但共和党人对此持怀疑态度,比如这次闯关失败的刺激法案,就不包括针对州和地方政府的新一轮拨款。

  当然,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危机,最终都会作用到劳动力市场上——任何组织想要改善财务状况,首先想到的都是裁员。当裁员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后,必然会对约占美国经济总量70%的个人消费支出产生冲击,进一步拖累经济复苏,反过来继续伤害地方财政和企业盈利,造成恶性循环。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经济学教授克里斯·蒂利(Chris Tilly)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我认为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美国经济面临更长时间的衰退,尽管近来失业率出现下降,但由于疫情控制不力,未来几个月的数据可能出现不断起伏的情况,甚至可能直到明年仍是如此。”(央视记者 顾乡 许骁)

责任编辑:邱浩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