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国际  >  图片新闻
搜 索
纳卡冲突牵动地区安全局势
2020-10-14 09:07:0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9月29日,在阿塞拜疆临近纳卡边境的塔塔尔地区,一名村民从布满弹孔的墙壁旁经过。新华社发

  俄罗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国外长日前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发表声明称,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双方同意于10月10日12时起在纳卡地区停火,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协调下交换战俘和遇难者遗体,并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国协调下就纳卡问题开启实质性谈判,以尽快达成和平协议。但就在停火协议生效不到一天的时间内,亚阿两国就互相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

  在复杂的地区局势背景下,域内国家展开密集外交。11日,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同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通电话,讨论纳卡地区局势问题。12日,亚美尼亚外长姆纳察卡尼扬再赴莫斯科与拉夫罗夫举行会谈。俄罗斯、土耳其、伊朗等国家围绕纳卡地区局势展开了新一轮的博弈。

  停火协议难平战火

  今年9月27日,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在有争议的纳卡地区发生26年来最严重的武装冲突,两国都指责对方先发起进攻,冲突造成包括平民在内的人员伤亡。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而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1991年苏联解体后,原属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相继独立,有争议的纳卡归属问题引发两国冲突。

  当时,在由俄罗斯、美国和法国担任共同主席国的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下,不同级别有关纳卡问题的谈判陆续开展。1994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达成全面停火协议,但两国因纳卡问题仍一直处于敌对状态,多次爆发武装冲突,直至此次战火重燃。

  此次在俄罗斯斡旋下达成的停火协议维持还不过一天,炮火就再次打破了平静。10月10日当天,在莫斯科停火谈判结束后,亚阿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协议发动袭击。阿塞拜疆表示,亚美尼亚军队在停火协议生效后仍袭击和炮击阿境内目标。亚美尼亚则称阿塞拜疆军队违反停火协议,炮击纳卡地区目标。

  阿总统阿利耶夫10月11日发表声明称,“阿塞拜疆将尽一切可能对亚美尼亚攻击平民一事做出反击。”同时他强调,“土耳其为保障世界与地区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必将在此次冲突的解决中扮演重要角色。”

  图为9月29日在阿塞拜疆临近纳卡边境的塔塔尔地区拍摄的在冲突中受损的房屋。新华社发

  域内国家介入纷争

  此次战火伊始,两国共同的邻国土耳其就表态,明确支持阿塞拜疆,多次声称“将竭尽所能站在阿塞拜疆身旁”。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9月28日对媒体表示,“以法国、美国和俄罗斯为代表的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三十年来尽其所能地不解决问题,只有亚美尼亚从已占领的阿塞拜疆领土上撤离,地区才能恢复和平与繁荣”。土外长恰武什奥卢9月29日也表示,“土耳其在战场上和谈判桌前都站在阿塞拜疆的一方,无论阿塞拜疆做什么,土耳其都全力支持。”

  阿塞拜疆与土耳其在民族、语言、宗教和文化上一脉相承,高度的民族认同感让土耳其全国上下力挺阿方。在亚阿停火协议被打破后,土耳其外交部11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亚美尼亚违反停火协议,并指责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第二大城市甘贾发动袭击。10月12日,部分土耳其民众在首都安卡拉举行集会,对阿塞拜疆军队表达支持。

  土耳其《决策报》11日报道称,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在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通话中表示,希望俄方对亚美尼亚施压,要求亚方遵循停火协议。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俄罗斯政府拒绝了阿塞拜疆方面提出的希望土耳其加入亚阿谈判的建议。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与亚美尼亚外长姆纳察卡尼扬举行新闻发布会时表示,“将继续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框架下寻求解决方案,不允许对阿塞拜疆给予支持的土耳其参与斡旋”。

  俄罗斯在此次调停亚阿冲突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都曾是苏联加盟共和国,如今俄亚两国是在由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下的盟国,但俄罗斯也尽量避免更深卷入亚阿冲突,表示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并未覆盖纳卡地区。冲突爆发的最初几天,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表态强硬,拒绝谈判。直至9月30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呼吁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外长赴莫斯科,与俄方一同举行三方会谈,才促成了停火协议。

  同时,地处高加索南部、与亚阿两国都接壤的伊朗也对两国冲突予以高度关注。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12日报道,伊外交部发言人萨义德·哈蒂布扎德也对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的停火协议遭到破坏表达担忧,呼吁双方回到停火状态。

  地区博弈持续加剧

  此次在俄罗斯促成下,亚阿两国签订停火协议,再次确认了俄在地区局势中的重要地位。但是,两国之间的根本矛盾没有得到解决,地区冲突的基础继续存在,区域内各国间的博弈无疑也将持续。

  俄罗斯和伊朗都是阿塞拜疆的邻国,防止危机外溢至本国是二者在亚阿冲突中的核心利益所在。俄罗斯境内有超过50万亚美尼亚族裔。而非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伊朗境内更是有2000多万阿塞拜疆族裔,远超阿塞拜疆本国人口数量。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父亲是亚美尼亚族,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是阿塞拜疆族,俄伊两国高层不乏亚阿族裔。

  然而,民族纽带给两国带来的更多是对民族分裂主义的担忧。如果阿塞拜疆取得巨大战场优势,势必激发伊朗国内阿塞拜疆族的民族自豪感,增加其民族独立的意愿。同样,在俄罗斯也存在类似情况。地区动荡可能导致的民族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势力滋生,将对周边国家的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冲击。

  一些国际观察家也注意到,如果亚阿冲突继续发酵,两国之间爆发更大规模战争以至局势急剧动荡,该区域将成为恐怖主义新的温床,造成大量难民,对俄罗斯和伊朗构成巨大安全威胁。

  为此,俄罗斯和伊朗努力在亚阿两国之间“走平衡木”,维系两国之间的均势与平衡,防止局势进一步激化。俄罗斯不愿为盟友亚美尼亚提供过多军事支援。伊朗则对阿塞拜疆与以色列的军事合作高度警惕,对以色列发“战争财”十分不满,并表达了对叙利亚雇佣军被运往阿塞拜疆的担忧。

  土耳其在亚阿冲突中的动向也值得玩味。土耳其外交部战略研究中心顾问塞丘克·乔拉克奥卢对本报记者说,土耳其对阿塞拜疆的支持以及对高加索地区的渗透使俄罗斯和伊朗感到十分不安,这将加剧土耳其与俄伊两国的紧张关系。俄伊不希望高加索地区的军事平衡被打破,特别是不愿意看到局势朝有利于土耳其的方向发展,因此在两国之间保持中立,倡导以和平对话的方式解决问题。目前亚阿两国间冲突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缓和,但如果土耳其继续加大对阿塞拜疆的支持,土耳其与俄伊两国的矛盾将会扩大。

  塞丘克·乔拉克奥卢表示,土耳其政府试图通过卷入外部纷争以转移民众对国内经济问题的注意力,但这也造成其他负面影响,比如近期埃及、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等国均直接或间接地对土耳其商品进行了抵制。在外交上,土耳其在利比亚、叙利亚、东地中海和纳卡问题上均陷入了被“孤立”的状态。(记者冯源)

责任编辑:邱浩
【图集】国际频道精彩大图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