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国际  >  国际新闻
搜 索
国会大厦遭暴力攻破 美国大选在混乱中走向终点
2021-01-08 09:45:37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柴雅欣 李云舒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国会大厦遭暴力攻破美国大选在混乱中走向终点

  国会山之乱

  当地时间1月6日,被视为“民主象征”的美国国会山被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攻占,选举人票计票被迫中断6小时;直到当地时间1月7日凌晨3时40分,作为参议院议长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各州选举人票清点统计完成后宣布:拜登和哈里斯正式当选为美国下任总统及副总统,任期自2021年1月20日开始。

  短短一日,美国发生了什么?曾被学者称为“历史终结”的美式民主制度,正在走向何方?

  抗议者闯入美国国会大厦内已有4人在骚乱中身亡

  美国国会大厦只被攻破过两次:一次是1814年8月,英国军队袭击并烧毁美国国会大厦;另一次是2021年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暴力攻入国会大厦。

  距离2020年11月3日的大选已过去2个多月,美国发生了最混乱的一幕:大量抗议者冲破了路障,闯入美国国会大厦内部,并与警察发生冲突。打砸破坏之余,一位抗议者甚至站到讲台上大喊道:“特朗普赢得了选举!”

  当时,美国国会正在进行总统大选结果确认的最后环节——参众两院联席会确认由各州选举人团投下的选举人票。

  场面几近失控,议员们先是趴在会议厅地板上寻找掩护,随后在警察与联邦调查局工作人员的护送下开始疏散。

  “那是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时刻,坦白说,从我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当游骑兵以来,我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来自科罗拉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杰森·克劳说。

  这是在美国总统大选国会清点选票环节,首次因为发生暴力冲突而被迫中断。

  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警察局证实,已有4人在美国国会骚乱中身亡。其中一名女子在国会大厦内遭到枪击,后不治身亡。据报道,她是美国空军退役老兵阿什莉·巴比特,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之一。

  据此前报道,美国选举人团于当地时间2020年12月14日进行投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以306票对232票的结果击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现任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不接受这个结果。近期,特朗普不断在社交媒体上呼吁自己的支持者“进京勤王”,前往华盛顿举行集会,施压国会拒绝承认选举结果。1月6日上午,特朗普甚至举办了一场集会,并向支持者发表演讲称“我们要走到国会去!”

  美国国会大厦骚乱发生后,华盛顿特区市长穆丽尔·鲍泽下令从当天晚上6时开始实施宵禁,直到周四(1月7日)早上6时。此外,鲍泽还宣布延长公共紧急状态15天。与华盛顿特区相邻的弗吉尼亚州州长宣布该州进入紧急状态以继续应对,并在与华盛顿特区相邻的一些辖区实施宵禁。

  党争极化、社会分裂,美式民主乱象令世界瞠目

  国会大厦,是美国国会所在地。因为坐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市中心一处海拔25米高的高地上,因此也被称作国会山。

  “大部分美国人都认为国会山是代表美国强大民主形象的最佳地标,它比白宫在电视里出现的几率还要多得多。”美国官方旅游网站如是介绍。

  对这个颇具象征意义地标的攻击,遭到美国各方的强烈谴责。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表示,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的举动,是美国“巨大的耻辱和蒙羞时刻”,但这并不“令人吃惊”。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也发表讲话,将发生在华盛顿特区的暴力事件称为“叛乱”,并呼吁特朗普给这场“围困”行动画上句号。他谴责冲击国会的事件是对法治的攻击,并要求结束“混乱”。

  这场美国国会乱局,令全世界瞠目结舌,多国领导人、政客等各界人士纷纷对此发声。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对于该事件感到遗憾,“在这种情况下,政治领导人必须向其追随者展现避免暴力、尊重民主进程及法律的态度”。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发表推文称,美国国会的场面是“可耻的”,“美国在世界各地主张民主,现在至关重要的是实现和平有序的权力交接。”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则表示,“加拿大人对我们最亲密的盟友和邻居——美国的民主遭到攻击深感不安和悲痛。暴力永远无法推翻人民的意愿。美国的民主必须得到维护——也将会得到维护。”

  就在多名政要出面谴责暴行时,一份针对美国注册选民的民调结果似乎有些出乎意料。

  当地时间1月6日,英国民调机构YouGov对1448位美国注册选民进行调查,其中1397名受访者知晓国会骚乱事件。调查结果显示,两成美国人对“攻占国会山”是支持态度,45%的共和党人对相关事件予以认可。

  “这个民调的结果,放在当前美国两党政治空前极化的状态下,并不特别让人意外。”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告诉记者,这意味着美国的党争极化已经到了不同党派对事件的基本认知都完全相反的程度。“2020年大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两个美国各选各的总统’,双方互不妥协。这也预示着,今天全世界看到的这个混乱局面恐怕还不是结束,美国治理难上加难。”

  据了解,由于美国两党的参议院席位呈1∶1持平状态,下届美国总统面临的立法成本并不低。“至于美国建国至今都没能彻底解决的种族问题等,如今更难办,而经济、阶层、就业等结构性矛盾需要整体性触动既得利益,恐怕也不轻松。”刁大明说。

  制度危机凸显,扯下“美式民主”遮羞布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扯下了“美式人权”的“遮羞布”,而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政客在选举失利后,为达目的不惜煽动暴力,则将“美式民主”的“遮羞布”撕得粉碎。

  1992年,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出版了《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福山在书中提到,随着柏林墙的倒塌,自由民主制与资本主义业已取得了最终的全球性胜利,“我们正在见证的,可能不只是冷战的终结,或战后历史的一个特殊过渡时期,而是历史本身的终结,即人类的意识形态演进的终点,和作为人类政府之最终形式的西方自由民主制的普遍化”。

  时至今日,福山仍坚信美式民主制度的优越性。去年12月26日,福山在关于全球疫情的采访中极力淡化美国抗疫的失败,一再强调“民主国家”的优势。“归根结底,负责任的‘民主制度’将是一个更好的制度。”福山说。

  然而,半个月之后,美国的“民主殿堂”惨遭“亵渎”,“国会山陷落”的消息登上世界各大媒体头条。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刁大明认为,这场暴乱是美国近年来在政治、经济、外交等多层面遭遇内外困境的集中体现。

  “暴力攻陷国会山,特朗普的煽动可以说是‘导火索’,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在刁大明看来,一系列混乱局面是美国社会政治极化、矛盾激化、民意撕裂的结果,程度几乎“深不可测”。

  “美国一向标榜民主、自由、人权,如今却在宪法危机和对民主制度日益加剧的不信任中举步维艰,不断出现对立、冲突,甚至癫狂的民主闹剧。在很多西方民众眼里,就像是‘民主灯塔’熄灭了。”刁大明说。

  混乱的不止是美国大选。无论是集会还是暴力攻击国会现场,一个细节令人担忧:拥挤的抗议人群里,戴口罩者寥寥无几。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美东时间1月6日16时22分,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121.3万例,累计死亡35.9万例,居世界第一。如今,戴不戴口罩仍被许多人看作“政治立场”问题。

  在疫情和大选的叠加影响下,美国政治极化、种族冲突等“老问题”集中暴发,制度性危机由此凸显。“美国现行民主体制没能阻止‘攻占国会山’这样的暴力冲突,没能驱动美国政府回应民意、有效防疫,也没能避免党争加剧。”刁大明说,如果美国的制度“剧本”仅能保障政党轮替,无暇顾及更广泛的公共议题和现实政治,这样的“剧本”恐怕难称佳作。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腾军认为,这次骚乱对选举人团投票的认证程序没有造成太大影响,但对未来美国政治的影响可能非常深远,对民主制度的破坏也是前所未有的。“骚乱中的暴力分子不会消失,他们背后还有更多民粹主义者,持续在美国政治中发挥影响,而别有用心的政客也会继续煽动暴力、混乱,挟民意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这次骚乱加重了危机的程度。”张腾军说。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唯美国马首是瞻”的西方价值观广受追捧,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放之四海而皆准,更不意味着它是“历史的终结”。

  “美国陷入疫情、选举等种种乱局,一些人为此感到困惑、失望,同时也引发思考:西方主导话语体系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到底能否有效应对当前世界各国面临的挑战?人类社会是否正在选择新的方向?”刁大明说。

责任编辑:迟灏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频道推荐